• 不思而得 / 文化|教育 / 营妓?道姑?姐弟恋?大唐第一才女,活出...

    0 0

       

    营妓?道姑?姐弟恋?大唐第一才女,活出了当代女性的模样

    2019-08-11  不思而得

      看到标题,很多人也许会困惑:营妓?道姑?怎么就跟当代女性扯上关系了?当然不是。

      薛涛,大唐第一才女,却有着坎坷的人生,但这一切悲切的经历并没有打击到她,她不妥协、不沉沦,命运不眷顾我,我便活出另一个样子来,不顾世人眼光,遗世独立的品格,放在当代,也是值得我们敬佩的。

      话不多说,现在我们来欣赏薛涛的精彩诗作与人生。

      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。

      欲问相思处,花开花落时。

      揽草结同心,将以遗知音。

      春愁正断绝,春鸟复哀吟。

      风花日将老,佳期犹渺渺。

      不结同心人,空结同心草。

      那堪花满枝,翻作两相思。

      玉箸垂朝镜,春风知不知。

      ——唐.薛涛《春望词四首》

      浣花溪畔,一袭道袍,拂拭岁月,遗落沧海;吟诗楼前,笺笺诗文,回风流雪,难忘前缘。此时的她,因为忘记,得似风雪中高洁的寒梅,独立山间,享受着清幽与淡然。

      苍山暮雪,寒风冽冽,她温炉煮酒,度曲吟诗,在自制的诗笺上,落笔成春,晕染桃红。桃花开时,笺上的情诗,在风里吟娥“花开不同赏,花落不同悲,欲问花思处,花开花落时?!?/p>

      她天真过,诗情过,在父亲吟风赏景的庭前,和出“枝迎南北鸟,叶送往来风?!奔佳垢盖滓怀?。

      她落魄过,在妙龄初长时,经历丧父之痛,流落教坊,沦为乐妓,却不失清流。

      她得意过,在那个繁华的大唐,须要倚靠男人,才能生存无恙,安稳静好的年代,她成了皎皎明珠,做了历史上第一位“女校书”,撰写公文,为君分忧。

      她热烈过,在她准备谢场闭幕,封存过往,倚楼添香时,又与风流多情的诗人,跨越年龄的差距,热恋相拥。只道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?!币仓皇顷蓟ㄒ幌?,免不了无情的转身与别离。

      纸短情长,她留不住镜花水月;蒹葭苍苍,他忘不了陌上佳音。她爱过,她也知道,才子多情亦无情,只道是,莫言明日多维艰,今夜且醉红床前。

      她叫薛涛,字洪度。

      初翻卷册,她是长安薛府的灵秀少女;墨染书香,她是帅府之中挥笔自豪的女校书;桃花笺注,她是蜀川山水的一树相思;青灯枯萎,她是浣花溪畔的灵韵女诗人。

      他叫韦皋,字城武,京兆府万年县人,武科出身,文采亦盛,官及南康郡王,时任剑南西川节度使。韦皋早闻薛涛容姿既丽,又通音律,善辩慧,工诗赋。席间风雅,又怎能少得了她。他心怀瞻仰,她渴望自由,席间的氛围热闹一分,她们的距离就近一分。他要她赋诗助兴,她随即吟到:

      乱猿啼处访高唐,路入烟霞草木香。

      山色未能忘宋玉,水声犹是哭襄王。

      朝朝夜夜阳台下,为雨为云楚国亡。

      惆怅庙前多少柳,春来空斗画眉长。

      自此,他救她出苦海,还她自由身。她则常伴左右,端茶送水,添衣加被,为君解忧。他公事繁杂,恰好她又文采盎然,他便让她帮着撰写公文。

      多少个清澈的夜晚,书房作卧室,案几化檀床,他一手拿着公文,一手抱着她。她说:“我是你手里的笔,我要你一辈子握紧我。他看了看怀里的她笑笑,我不是一直握着你的吗?”

      漫游鲸 原价回收旧书,最低1.5折买好书 小程序

      她面颊微红,温情的靠在他的胸前,轻声细语:“如此甚好,有你,此生无悔矣”。窗外的月光羞答答的躲进云层里,一夜不肯出来。

      从察言观色的营妓到常伴左右的女校书,身为剑南节度使跟前的红人,又替韦皋打理事物,自然不乏有求荣之人登门拜访,借机巴结,送上各式金银财物,以便亨通。

      她性亦疏狂,不喜金银之物,却无法一次次拒绝,将所送财物一一收下。她不贪一珠一玉,悉数上缴,依然阻挡不了世人的猜疑,以为她是代韦皋收受,以至于登门送金者如日中天,越发不可收拾。

      她是有些恃宠而骄了,以为这不过是寻常琐事,一畏收受,不懂婉拒。他一怒之下将她贬至松州。

      松州地处西南边陲,人迹罕至,道路荒凉,倍受流离的薛涛终于明白,她不过是他的营妓而已,寄于檐下,依附于他,看似风光无限,实则也是命不由己。

      她后悔了,但她不愿在这边陲之地垂垂老矣,浪费这一世如花美眷,于是她写下感人涕零的《十离诗》,托人送与韦皋。他心生怜惜,接她回到身边。

      她望着眼前这个熟悉的男人,有种说不出的陌生,总觉得若即若离,渐行渐远。不久后她便脱离乐籍,离他远去,寓居于成都西郊浣花溪畔,遍植花草,与之相伴。

      那一年,她20岁,如三月花蕊,正当其时,却选择了终身不嫁,清淡自持,于溪厅柳畔,弹琴写诗。将仰慕之士拒之庭外,心若碧潭,不起涟漪。

      浣花溪畔,柔柳条条,清风暮雨,夕月朝花,历二十于载,她仍旧姿容艳丽,火热灼人,免不了落入雅士才子的梦乡,令人蠢蠢欲动。

      双栖绿池上,朝暮共飞还。

      更忙将趋日,同心莲叶间。

      他来了,白衣素雪,风流多情,带着对她的仰慕,带着对亡妻的誓言,走进她的梦乡,掀开碧帘,步入紫帐,鸳鸯被下,一树梨花压海棠。

      他是当时极负盛名的诗人,她是浣花溪畔等待已久的繁花。他跟过去那个男人不同,他有诗情画意,儒雅才学,更懂得讨她欢心。

      而她也已是自由身,再不用依附于谁,取悦于谁。她心无旁骛地对这个正值盛年,比她小十一岁的男人动了情。

      尽管彼时,他已是人夫,她愈近老妪,但她还是坚定的投入了他的怀抱。不去管年龄的差距,不去想明日他又将赶往哪里的天涯,不去问何日才有归期。

      她很清醒,她想要一次刻骨的热恋,没有营妓的枷锁,也无需担心会被贬往荒凉的边陲,经受流离。只有两颗热烈如火的灵魂,享受着交融的快乐。

      他深情更多情,对她亦是情根深种。迟来的热恋,让她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甜蜜与幸福,二人恰似逍遥仙侣,于蜀地山水之间,吟风赏月,度曲作诗。

      这是她最快乐的时光,虽只有三个月,却足够让她无悔,再无牵挂。

      元和四年七月,元稹调离蜀地,赶往洛阳。从此,她心中的花园就谢了,满地的落英,化作无穷的相思,在风里无由的飘荡。相遇的那个夜晚她就知道终有一别,且不再重逢。唯有书信穿越山川河流,送往迎来。

      叫她如何?后悔吗?她已经后悔过一次,又怎么可能再次向岁月低头?她不悔,现在不会,以后更不会。

      她爱诗,尤爱四言,律诗亦常作八句。她要将对他的思念,铺满诗笺,决不允许有一丝一毫的空缺。她蕙质兰心,别有心思,将普通的纸笺加以改造,以桃红为色,裁成精巧小笺,书写对他的情话。

      后人称之为薛涛笺,万人效仿。

      风花日将老,佳期犹渺渺。

      不结同心人,空结同心草。

      繁花老尽,佳期渺渺,不见同心人,只见同心草。她知道,她这一辈子再也等不到与他的重逢。

      离了他,她一样可以从容地老去。只不过是又回到了从前,情思割舍,牵挂终散。将世情又一次看透,一袭道袍,笺笺诗文,繁华过后,归于沉寂。

      此后,她再没有被谁惊扰,晚年移居碧鸡坊,于吟诗楼静谧长眠。一世光阴,几度浮沉,化作诗笺,落入后人的窗前,写满情深缘浅。

      作者简介:闲花,一个平凡至简的男子,喜爱文字,迷恋诗词。深信,人到一定年岁,走过闹市荒林,有些事自会清明如镜。所以,相遇不问缘由,相逢不问因果,各自安好。

  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0条评论

      发表

  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浩博官网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