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城市画报 / 文件夹1 / 典型“后浪”故事|99年出生的百万粉丝UP主

    0 0

       

    典型“后浪”故事|99年出生的百万粉丝UP主

    原创
    2020-05-07  城市画报

    文章来源:城市画报官方微信号:城市画报(微信号:cityzine)


    在近期现象级刷屏的短片《后浪》中,有一位名叫“老师好我叫何同学”的up主作为“新一代的代表”,出现在了混剪视频里。

    “老师好我叫何同学”是谁?1999年出生的他,身上最明确的两个标签,一是数码博主,二是北京邮电大学的学生。

    因为一条“5G到底有多快”的视频。他一天内涨粉无数,视频播放量近2000万,不仅惊动了微博CEO“来去之间”等大咖,还获得了人民日报、新闻联播等媒体的关注。现在,他在B站拥有427.2万粉丝,微博粉丝近155万。

    # 就是这位何同学

    2019年6月6日,20岁的何同学在网络上发布了一条“5G到底有多快”的视频。

    视频里,他拿着一台拥有5G功能的手机,在5G信号的覆盖点测速后描述了他对5G的期待,“我现在最大的期待就是当我5年后再打开这个视频,会发现速度其实是5G最无聊的应用”。

    # 何同学的视频“有多快?5G在日常使用中的真实体验


    与5G速度一样迅猛的网络流量,快速涌向了何同学。

    爆红只是一夜间,在这之前何同学其实已经默默做了很多:十来岁就看了大量数码测评视频,高中拍摄剪辑了人生第一条视频,大学时固定时间回家录视频。

    何同学的视频更新频率不高,一个月一条,从选题、写稿、想分镜、拍摄、剪辑,都是一个人。绝大部分拍摄工作都在他约10平方米的卧室里完成。

    这是一间由300张黑色贴纸贴成的“小黑屋”,2017年高考结束的夏天,何同学用一周时间改造而成。“其实当时没有想到将来要在这里做视频,我就是觉得好酷炫,好标新立异?!?/span>

    # 何同学的房间

    黑色房间不仅方便控光,显得背景纯净、规整,还给人感觉很高端。何同学对自己的黑屋改造举措甚是骄傲:“把房间贴成黑色,是我数码博主职业生涯里很有标志性的事!小花花送给我?!?/span>

    在这间小黑屋里,何同学目前已经制作了33支数码测评视频,产品包括iPad、iphone5C、airpods、三星折叠手机等,近期视频平均观看量超500万。

    # 何同学的B站主页截图

    在采访中,他反复强调做视频实在太无聊太麻烦了。

    但一提到具体某个视频时他又不自觉地提高音调,滔滔不绝:在AirPods(一款无线耳机)测评视频的开头,AirPods与iPhone手机交互出场的20秒镜头他就想了好几天;三星折叠手机的那期视频开头他花了7000元才做好;唯一的商单视频做得很辛苦但粉丝反馈不太好......

    何同学的数码视频靠什么出圈?可能最重要的原因是他的视频不是枯燥的数字和性能测评,而是更多地从人文视角来解读产品的背后理念及用户感受,多了几分浪漫情怀。

    # 截图来自何同学视频“听~妙不可言 不被看好的AirPods为什么成功了?

    # 截图来自何同学视频“一看就懂!用水讲明白为什么5G更快

    以下,何同学亲自跟我们讲述了自己做视频的故事。
     
     

    ??

    做视频不需要任何天赋


    我在北京上大学,家在山西太原,为了做视频,我每两个星期回一趟家?;丶野崖家艉筒返木低仿己?,然后把素材带回学校剪辑。

    我又名“何仙咕”,因为我总在微博预告下一条视频的发布时间,但我总是会拖稿放鸽子。为什么Flag总是倒却还要继续立?因为不发预告的话,这个视频就出不来了。


    做视频实在是太无聊了,跟搬砖一样,你要非常专注,有时候就是一个步骤反复搞。

    我拍视频时,会把爸妈“赶”出去看电影,必须要一个人在家。而且还一定要听歌,一般是下载一张新专辑,白天用音响,晚上戴耳机,不听歌的话,根本不想从事这种无聊的体力劳动。

    还好,我有椰子。它是我的猫,我曾经在视频里提过感谢它总是陪我熬夜剪视频。

    养宠物的幸福在于它会在那么一两个瞬间体现灵性,你会特别喜欢它,内心特别欣慰。比如在你没什么头绪时,它会突然跳到桌子上,蹭一下你。你摸它一下,它会特别高兴地迎合你,它就像一个心灵的伴侣。它要是出什么事情我也就不活了,哈哈。

    # 何同学的猫(左图左边那一只),名叫“椰子”: “因为我很喜欢侃爷(Kanye Omari West,说唱歌手),他和阿迪达斯合作了品牌‘椰子’。我的猫灰色毛,是美短虎斑猫,从远处看就很像灰色的350椰子?!?/span>

    我在拍所有视频之前每一帧都想好了,基本没有临场创作。所有视频的初稿都好糟糕,最起码得改2个星期,改4次才能改到比较满意的程度。

    写完稿子就开始拍视频,基本上两三天一个镜头推进。拍完了就要剪辑,都快疯了。视频剪完了,上传视频后看到粉丝反馈,会是一种极大的满足,一定程度上能够让我抵消做视频时的疲劳跟无聊......

    # 何同学专门做了一期视频介绍自己拍视频的过程

    做视频不需要任何天赋,只要你和我做一模一样的事,你一定会做得比我更好。我属于那种比较笨的同学。你要说我在任何方面有天赋,我都觉得很莫名其妙。

    做视频,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换位思考。你平??吹氖悄男┦悠??标题怎样你更想要点进去?

    如果你也想做视频,首先要多看。我从2013年开始看测评视频,首先要有积累,要懂科技产品,懂它的发展趋势、历史。

    之后就是练习做视频,要先把最流行的影视制作教程全看一遍,动手做两个视频了解整个流程。一定要记住,好文章是改出来的,稿子写了之后一定要反复修改。

    # 截图来自何同学视频“一只鸽子的自白”

     

    ??

    12岁开始的数码之路



    我目前入驻了几个视频平台,会有平台奖金,但这些钱并不足以支撑我做视频买器材、道具、物料。

    某期视频动画片头的gif是花3000元找动画老师专门做的,片头折叠的效果花了4000块钱,加起来7000块?;褂形医枧笥训牡缒岳醋霾馄?,光是快递保价费就花了2000元。

    # 何同学的电脑办公桌。

    还好,爸妈对我的态度比较宽容,给我很多支持,不管是金钱还是精神,很了不起。妈妈是我最忠实的粉丝,她几乎知道所有关于我的消息,因为她会在微博上搜我的名字。如果我上了电视,我爸会录一个光盘给我爷爷奶奶看。我们家有个特别好的传统,过年过节时都会录视频。

    很小的时候,我爹就把DV交到我手里,他嘱咐了我两点,我现在还记得特别清楚,一是拍视频不要拍斜了,一是手要稳,这两个建议我受用终身。

    第一次接触比较高端的电子产品是11岁时爸爸买回来的iPad。十二岁开始接触大量数码领域视频。那时候刚上初中,会在优酷上看特别多数码视频,刷数码资讯。

    到了高中,每年都会去买最新的iPhone,挺贵的,但是我特别喜欢,就会跟父母反复说这个手机怎么怎么好。手机用旧了,也不会卖掉,就放在家里当日记本,手机里的备忘录有我写的小日记。

    # 何同学的手机收纳盒,里面存有约四十部手机,这些手机很多都来自于闲置交易平台,非常便宜。他特别喜欢去手机商场逛,“就算什么也不买,待着就很开心?!?/span>

    2017年元旦,高三快结束,我拍了一个纪念高中生活的视频。拍一天,剪辑一晚上,视频用了很多跳切片段,音乐节奏和情绪节点都把控得比较好,视频里想让同学们笑出来、哭出来的点都达到了目标效果。

    同学们的喜欢给我很大鼓舞,让我觉得自己可能有能力做视频,将来如果做这件事情,我不会太失败。现在回头看那个视频,我觉得“小伙子真不错”。现在再做一遍,我不可能会比那时候更好。

    从那时我知道了自己以后要做视频,然而马上高考,我已经没有办法走影视拍摄之路。高三暑假买了单反,专门拍视频。从头到尾都是自学,也没什么人教我。

    # 用12部iPhone5C外壳组成的时钟。何同学的寒假生物钟很紊乱,每天凌晨4点睡,上午11点起,昼夜颠倒?!巴砩习疽咕褪且恢帜岩愿恼拇砦?,你今天晚上熬夜了,第二天就会醒得特别晚,然后晚上肯定也睡得特别晚,压根切换不过来?!?/span>

    最开始做视频时,我就明确我的视频肯定不能只是冰冷数字。数码圈不是很大的圈子,一旦做得硬核了,受众面会变很小。

    我的视频感性部分更多一些,一方面我觉得念参数、做测试没什么意思。另一方面,我也没有能力做硬核的数码测评类视频,比如测试两款电脑的性能,这超出我能力范围。

    也因为视频里感性的部分更多一些,所以我的粉丝男女比大概为7:3,据我所知,很多数码视频行业类的博主粉丝男女是9:1。

    # 何同学微博评论区前排不乏女粉丝留言

    我视频的个人风格?我觉得一是有意思。二是编排得比较精心。15秒的视频可能是整个网络最火的视频。如果要做一个7分钟视频,你就得保证节奏快,信息密度比较大,要把可以让观众笑出来的点铺得比较密集。三是质感会好一些,我会争取把镜头的制作水平做得高一些,新意一些,比如说光是一个环绕镜头,我就拍了三天。

    其实我觉得做视频最重要的两点,一是让观众看到不一样的东西,二是让观众笑出来。我自己最喜欢的视频,就是那种能让我发自内心的真诚地想笑的视频。



     

    ??

    想做一间工作室



    去年10月份我做了一期商单,做得太累了,都快要吐血。尽管商家已经给了我最大自由度,我也很努力做了,那期视频是我目前器材用得最贵的一期,制作上也最完整。但发出去后我发现大众评价不是特别好。

    当时我就觉得如果能把视频更新的频率提上来,可能也不会有这么大问题,毕竟粉丝等了一个月结果看到一个广告。

    我对视频的要求太严格了。一个视频做整整一个月,这对粉丝来说等得太久,对博主来说也不是一个很健康的状态。身体状况不好,每天睡不着,心理状态也很焦虑,因为害怕数据很糟糕。

    # 包快递用的大卷塑料泡沫,超级棒的解压神器。每次压力大的时候何同学会去捏它,这已经是第二卷了。

    后来我萌生了要做一个工作室的想法,得想办法认识一些比较靠谱的人,流程化地做视频,不能再像现在这样每期视频都这么要命。

    我想要稳定输出一些“制作上不太麻烦,也不需要特别多灵感”的视频。当然,也要保持好现在这种高质量视频的更新频率。

    我不善于与别人合作,大多数事都是自己一个人从头到尾做好的,这样不太好,你最后谁也不认识,自己压力也特别大。现在就是太困难了,作品的质量没保证,频率也上不去,唯一好处就是不用给别人发工资,不用承担任何责任。
    我之前说过我不知道做视频是成功人生的开端,还是恶性循环的开始。到现在,我还没有答案。


    我可能还在恶性循环里,视频制作搞得越来越复杂,给自己的台阶越来越高,越来越下不来。我也完全没有那种“虽然我很焦虑,但是我知道我在走一条比较光明的路”的感觉,从做完上一期视频到现在,我躺了一个星期,我现在觉得能做一个视频就算一个。

    以上内容节选自

    《城市画报》2020年5月刊

    完整内容尽在

    封面专题《我的一平方米》

    内页抢先看





    ??

     / 王小庆

     / 受访者提供

    专题编辑 / 赖琳琳 夏偲婉 卢绍聪

    专题设计 / 梁海平 孔韵

    微信编辑 / 杨逸

     

    城市画报官方微信号:城市画报(微信号:cityzine)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0条评论

      发表

  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浩博官网网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