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思明居士 / 历史 /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...

    0 0

       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2020-05-12  思明居士

    登州有一武术世家,此家出过一个总兵,总兵姓郝名腾蛟。年少之时在武校求学,侍奉父母十分的孝顺。又天生神力,两臂都能拉开铁胎弓,而且是箭无虚发,拳术也是十分了得。虽然人看起来如处子般,但是遇到不平之事,则是大吼一声,拔刀相助。家里虽然贫困,但却从不去打扰别人,不是在山吹樵就是打猎。但是如果乡里有人求救急,他也助资人家。虽然其品德不错,但是大家对于其蛮横就有点受不了,所以年纪都二十五了还没有人敢把女儿嫁给他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这年正好有武举考试,郝腾蛟整理行禳,准备前去应应。因为家里贫,没有坐骑也没有随从,只好将弓矢刀戟背在背后再以雨批盖上,然后再做了一些干粮带在身上,然后向父母拜别。

    他父母就告诫他,对于你的功名我们是不担心的,就怕你性子不纯,好管闲事,京都重地,重则性命不保,轻则流放边疆。说着二老都垂泪不已。郝腾蛟听父母这样一说,自己也是泪如雨下,想起自己的这个性子这些年闯了不少祸,所以父母才会这么担心自己。于是腾蛟说我知道了会悔改的。他母亲让他把衣服解开,然后在其手臂上刺下了这样的字:能忠则名扬,能忍则气降。好勤职,报君王。毋贾祸,累高堂。刺完之后再涂以朱色,字就深入皮肤了,腾蛟于是出发。

    过了武定,快到德州界,突然下起了暴雨,腾蛟看到山后在一座庙,于是就奔到庙中避雨,想等雨小了再走,但是这雨一直下个不停,到了晚上了还在下,走是走不成了,看来今晚只好在此住一晚了。这其实是个破庙,里面残垣断壁的,只有中殿尚能呆一晚上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香案上布满灰尘和蜡渍,抽刀将香案刮干净,然后对神拜了拜,就坐在香案上边吃干粮边眯着眼睛休息。到了半夜突然醒来,再看外面月朗星稀,庙中两廊上的鬼神画像看起来好像要扑下来一般,腾蛟也不害怕。

    两眼刚一合上,就听得庙中有动静,一会的功夫走出来一个二八女子,虽然妆容不整,但是五官端正秀丽。只见这个女子走到庭阶下对着月亮叹了口气,然后对着掬起庙里破瓮里的水喝了几口,喝完之后跪在神像下,嘴里喃喃祷告,也不知说的是啥。

    腾蛟一下子就毛了,心想这肯定是鬼无疑了,于是抽刀在手跳下了大喊一声“死魔敢尔”,此女子应声而倒,腾蛟走近一看,有形,用手一摸还有体温,心下大为诧异,不知道这到底是人是鬼,还好刚才没有孟浪。于是将其唤醒,打探缘由。

    原来此女子是海州人,小名红红,父母双亡,被叔叔诱卖到了青楼之中,此女很是刚烈,就是不接客。东村有个秀才名郝字伯的,看他可怜就将他买下来为妾,希望能生下了一男半女,两个原来很是相爱,但是秀才的正室是个醋坛子,动不动就打骂于她,有一天早上不小心将一支玉簪打碎了,于是就说要用烙铁烙她,她因为害怕才逃到这里,已经三天没进食了,刚才因为口渴所以才出来喝口水,没想到打扰到了大王,还请你杀了死不要让我受辱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腾蛟一听就笑了,说你把我当作盗贼,我把你当作妖,这下我两扯平了,我其实不是绿林好汉,仍是一个武孝廉,你别害怕,于是分些干粮给她。

    天刚亮问清其夫家所在地,然后带着她就往其夫家去。女子哭着不想去,还是怕了那个正室,腾蛟就说了你傻呀,有我在即使有匪徒来了我都能保你清白,我送你回去,你就说我是你婕父,我定能为你做主。女子听完才愿与其随行,但是雨后路滑,男女又授爱不清,于是腾蛟将雨批解开将此女一包,然后左边提着兵器,右边提着这个女子健步如飞的往村里赶去。

    到了村子之时村里人还在梦乡里,女子指点自己家住处,腾蛟上前叫门,一个佣人出来了,看见此女之后立马奔回去了,这时就听得宅内有妇人大声说道,我就说这个小妮子不正经,现在果然带了相好的回来,给你送了一顶帽子来,你以为我是眼瞎么,来人将其抓住,然后用烙铁烙她方解我心中之恨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此时一男子披人跑了出来,那女子道这就是我丈夫。腾蛟点了点头,然后抱了下拳,就走进大厅高坐,然后让那女子与其丈夫也坐在旁边。腾蛟然后说道你就是李秀才,李秀才说是的。腾蛟再问这就是你的妾吗。李秀才说是的。腾蛟又说在后院叫嚣的是你的正室吧。李秀才羞愧不应,腾蛟于是捧腹大笑,声震得片。这时村里的人都来了,挤满了大堂。这时一个蓬头老妇出来叫红红,腾蛟让其不要去,一会又有一个赤脚的婢女出来叫红红并挽住了想拉她去,腾蛟也不许。

    突然飞出一杵打中红红的手臂,接着又飞出一口砖击中腾蛟的谈肩,腾蛟好像没有觉察到一般。这时那个正室怒吼着跑了出来,又是扯红红,又是骂秀才,顺带把腾蛟也骂上了,腾蛟仍不作声,这里大堂里可热闹了,又是正室的怒骂声,又是红红哭着求饶声,又有秀才的叹息声。腾蛟看着这一幕又放声大笑。众人赶紧劝那正室回到后面去,不要在这里让外人笑话了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这是腾蛟见也差不多了,于是大声喝止,其声如晴空霹雳,一下子将所有的声都盖过去了,众人这才都停了下来。然后腾蛟说了自己的身份,然后又将如何在庙中遇到红红的事一一说明,说完之后忽然拔出刀来插在了案几上,声色俱厉地说道,我马上要应试了,不能久留,让我先为天地除害。

    一把扯过正室让其跪在厅里,一巴掌接一巴掌抽,边抽边数落其罪行,说秀才家爱脸面才不与你计较,你不能生子所以秀才才娶小妾,妾有子就是你的孩子,你却想罪红红于死地,这是要断绝秀才家的香火么,红红是好人家的孩子,人家有什么过错,你要用烙铁烙她,都是父母生养的,人家就不疼。

    你四德全无七出具备,还在这里装傻充愣。我以为红红的一面之辞不可信,现在当着大家的面你还能抵赖不成,红红为了我姨侄女,今天才找到。你这种人当送官鞭笞,现在你丈夫及你家的邻居和你兄弟都在此,能拿我如何,如何他们敢偏坦当全杀了,何况是你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刚开始时那正室还骂声不绝,几巴掌下去就只能哀号了。腾蛟还要再打,这是一阵风吹来把他的袖子吹起来了,有个小孩就说道官人你手臂上有朱字耶。这时腾蛟才忽然想起了父母的告诫,于是众人请其重新落座,然后求其宽恕正室,腾蛟说那你们写个保证书,不能让红红受到任何委屈,我应试回来后,如其她少一根毫毛再与你们算帐,众人满口答应。

    处理完了这事后腾蛟就去应试了,然后就是一路高升。5年过后,腾蛟接上父母准备去寿春镇赴任,路过此地,他父母说现在儿子气性平和多了,这时腾蛟忽然记起当年的事,于是和父母说了,父母一听立马叫人先运探视红红一家,一会的功儿红红一家大小都来拜见腾蛟,此时正室已经身故,所以红红扶了正,并且生了一儿一女。村里人也请他们一家进村,村里人都高兴的很,好吃好喝的都端上来。

    这个村中有个罗氏女,极其貌美,而且生来就能识字断字,但只是两只手一直紧握张不开,所以平日的都是婢女侍侯,以致年已三十还没嫁。此女与红红一向交好,这时也来拜谒老夫人,老夫人本着开玩笑,用手剥其手,居然将手剥开了,左右两只手里都握着一粒如玉一般的棋子,上面各写着“罗氏女名娇娆”和“年三十嫁腾蛟”,太夫人一看,这是天作正合呀,于是就在此地命腾蛟与罗氏女结婚成为夫妇。

    清朝总兵不认字,公务夫人说了算,不听话就让下跪,官还越做越大

    腾蛟文化水平不高,寿春镇时,所有的案子都是夫人判罚。罗夫人也不嫉妒,还没腾蛟找了几房妾,但是唯独在公事上从不妥协,都得听她的,如果不听就叫腾蛟穿上军服跪到服为止。但其政绩名声都风评很好。腾蛟常常与幕僚说,我现在才知道妻威可畏呀。然后命人为秀才的前妻开法坛祈求原谅。

    罗夫人生两子,妾生了三子一女,他们的儿子都富贵,与红红的孩子是同科,两家世世联姻。

      本站是提供个人知识管理的网络存储空间,所有内容均由用户发布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如发现有害或侵权内容,请点击这里 或 拨打24小时举报电话:4000070609 与我们联系。

      猜你喜欢

      0条评论

      发表

      请遵守用户 评论公约

      类似文章 更多
      喜欢该文的人也喜欢 更多

      浩博官网网址